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期货

搜狗抛出上市后的第一份财报老产品新故事能

2019-02-05 01:32:04

搜狗抛出上市后的第一份财报 老产品"新"故事能变成钱吗?

搜狗近期抛出了赴美上市后第一份财报:搜狗2017全年总营收9.084亿美元,同比增长38%。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净利润1.059亿美元,比2016年增长54%。2017年Q4总营收2.778亿美元,同比增长62%。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净利润3790万美元,同比增长80%。

看上去是份不错的增长数据,不过1月29日财报发布当日,搜狗股价应声下跌了9.42%。只能说,搜狗讲给资本市场的AI故事,还需要更多时间和努力去获得认可。

搜狗和百度在搜索引擎领域已经厮杀多年,加上神马搜索和360搜索,整个领域多年来都是些老面孔在操盘。“我想每年从百度上拿两到三个点的(市场)份额,希望保持这个速度。”王小川说。

而搜狗的尴尬也在这点,即在搜索引擎领域一直位于百度之后。上市前王小川曾经提出用输入法推浏览器,用浏览器推搜索的“三级火箭”战略,彼时无论搜狐还是投资人都认为搜狗的核心产品是单一的搜索引擎。2017年底上市后,输入法被提到了台前,跟搜索并重,被王小川称为“双引擎”战略——把搜索升级成问答,把输入法升级为对话。

输入法是种“老”产品,因为基本属性是工具,虽然往往用户量巨大,但并未被视为很有想象空间的产品。而搜狗觉得,未来的输入法不仅是打字工具,还应该承载信息的获取甚至流量分发。比如跟朋友聊天时,输入法能智能提供回复模版,甚至在聊天中途通过上下文判断来推荐服务,帮应用做流量的牵线搭桥。

“输入法的升级是今年搜狗能够成为行业一线、有代表性公司的关键的事情。输入法本身构成一个比搜索(离用户)更近的入口,我们有3.3亿输入法的DAU(日活),而且还在快速上升,这个力量远远没有释放出来。”王小川说

搜狗抛出上市后的第一份财报老产品新故事能

,接下来搜狗的重心之一会放在输入法跟服务的对接。

看上去和互联巨头的路径相似,搜狗也开始做硬件了,不过背后的目的是搜索服务。几天前的搜狗合作伙伴大会上发布了两款硬件产品——“搜狗旅行翻译宝”与“搜狗速记翻译笔”两款硬件产品。

之所以做硬件,搜狗的目的不是为了卖硬件本身,也不似Google、微软,BAT这类大公司希望通过AI硬件输出自己的平台技术甚至云服务。搜狗的思路是通过硬件卖后端的“服务”。“我们最后有内容服务,搜索变成问答,比如医疗问题可以在、(智能)音箱这种设备上解决。”

根据搜狗提供的数据,目前使用搜狗搜索5%的用户问题可以直接获得答案,譬如通过搜狗搜索引擎输入“白日依山尽下一句”,搜索结果第一条会直接呈现“黄河入海流”,而非传统的给出一个超链接。

到今年年底,王小川搜索引擎能直接为10%的问题呈现答案。

直接呈现答案的直观价值就在于商业化。此前多年,搜狗给市场的印象是技术导向,不急于商业化。今年,王小川终于开始谈商业,特别是搜狗商业广告营销的变现。

“我们要把问答技术和医疗、法律等服务进行连接,为用户提供很好的问答结果,未来是有机会在这些答案里面产生商业价值的。”他说。

在分析师会议上,搜狗CTO杨洪涛表示,“人工智能可以帮助我们对民的搜索意图有越来越高的理解能力,同时帮助我们的广告主生成更加符合用户搜索意图的广告,包括广告的描述、其中的物料和落地页等,这已经在帮助我们不断提升广告的CTR(点击率)。”

以下为对搜狗CEO王小川的采访,关于搜狗上市后由三级火箭到双引擎的战略转型,以及2018年这家公司可能面临的竞争格局和策略。

问:你怎么评价搜狗去年的成绩?今年公司最关键的战略任务是什么?

王小川:过去一年应该是有一个八十分的样子,我们四个月完成了IPO,非常快,同时,我们在搜索上,在医疗方面,在问答方面,翻译方面,都利用AI取得很多的进展。所以我认为去年的工作,相对来讲我还是满意的。剩下的二十分是留给今年做的,就是推进输入法本身的大数据和服务化。上市之后,搜狗今年在内部组织结构调整,重新梳理战略,开启了很多以前没有精力做的事情。

问:上市后梳理战略的核心逻辑是什么?内部组织结构有哪些变化?

王小川:第一,把输入法的战略高度继续提升。以前输入法是搜索的基石,就是输入法来为搜索做贡献,今年输入法会直接体现价值,自己走到台前。第二,在AI层面,我们希望引领翻译技术的实用化。包括在其他的同声传译的场景。策略上,自然语言处理是我们的重点,像问答和搜索的落地,已经做了,还在升级,今年在直播答题里面,也秀出来我们是行业最高水平。

组织管理层面的变化是,我们内部是要实现技术开放,让搜索的问答能力、营销的商业能力和大数据团队的能力,被所有部门分享到。比如原来输入法其实就是自己玩自己的,能力跟其他团队没有这样的互动交流。各个产品从数据和它的程序接口上都需要做更深的连接,不只是数据。

问:今年AI技术场景化最有前景的落地领域会是什么?

王小川:最大的趋势是从2017年就开始了,是线上线下的打通OMO(online Merge Offline)。线下的东西在数字化,变成何人接触的终端,上集中数据处理,在云端做商业决策。

对搜狗来讲,我们的战略是构建新的和用户接触点的入口。从PC到无线互联时代,输入法和搜索是离用户是近的,但是在未来布局里,我们需要找到更近的入口,而且是实体化的入口。智能音箱(市场)抢的很厉害,我们找的入口,之前的切入点是做糖猫儿童手表,去年卖了100万台,现在做旅行翻译机(搜狗旅行翻译宝),它在一个场景里甚至会变成你的导游。

搜狗的核心逻辑是做个人助理,比如在医疗、法律和旅游行业,不只是给你提供一个页链接,而是能够回答你的问题,带来真正闭环的服务;另一点是离用户更近,在垂直场景里是闭环解决你的问题。

问:您在分析师会议上提到,2017年底,竞争对手纷纷加大了对制造商渠道的投入力度,导致今年流量采买成本也在提升,提升到什么程度?另外搜狗预计今年来自自由流量的比例会攀升,来自腾讯和外部流量的比例会减少,自有流量的增加今年主要靠什么?

王小川:今年在流量成本上比去年有50%以上的提升。跟厂商的合作(预装软件形式)很重要,因为厂商现在是事实上入口的控制方,不管是我们还是其他的搜索公司,都需要和他们做合作,搜狗今年会加强这块。另外关于流量来源的比例,我们自有流量的增加会源于搜索的突破和输入法流量的增加,这是仅你拿的突破点。

周毅:公司自有流量的占比大约是22%,38%的流量来自腾讯渠道,其余的流量,也就是40%来自智能厂商。未来的趋势,年内,预计公司的自有流量从22%增长到接近30%,来自腾讯渠道和其他付费渠道的流量占比会出现下降,所以我们的流量增长驱动力主要还是来自自有流量的增长。

问:搜狗为什么在机器翻译上投入很大比例资源?

王小川:AI在这几年一个有实质性突破的领域就是机器翻译。如果从学术界来看,机器翻译这件事已经可以工作了,但是距离实用而言还会有若干工程上的和场景适配的问题,这里面搜狗投入会非常大。我们刚刚发布了搜狗旅行翻译宝,往下还有速记翻译笔、同传的设备等等。

我们刚做了一个重大升级,搜狗通用搜索里面已经有(原文为)英文、韩文、日文内容了,输入关键词,会在我们认为合适的时候提供国际上的权威内容,比如英文的医疗信息,日文的购物和二次元文化,韩文的明星,都可以检索到。

一旦翻译技术变得非常实用了,就像发明电一样,会对地球的文明产生重大影响,因为语言壁垒是民族文化甚至世界能共建命运共同体的一种障碍。中文毕竟只占全球信息10%,我们有机会获得全球10倍的信息,这是一个让人很兴奋的事情。

问:听说搜狗已经组建起信息流团队,这块业务进展如何?

王小川:信息流方面,我们今年都会统一布局搜狗浏览器、搜索app和输入法,会有信息流的能力接入,成为搜索的补充。我们有两个优势,第一个优势就在于本身我们有大数据的储备,使信息流在用户用的时候就能够有精准的画像,而不是长时间积累才知道他想要什么。第二就是我们本身是搜索公司,有上十万的一个客户群体,他们这样的一个广告体系和代理商体系是很成熟的。所以当我们做信息流的时候,我们的销售体系是很容易就做好这样一个对接工作。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