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国际

全国24条高铁缓建调查铁路清欠资金仍未到

2019-01-21 17:59:03

全国24条高铁缓建调查:铁路清欠资金仍未到位

2000亿的信贷资金落袋,1000亿的铁路建设债券两个月内密集发行完毕,铁道部在非常时期紧急募得的3000亿资金,像撒胡椒面一样撒向各个嗷嗷待哺的工地。

然而,由于前几年铁道部开工的项目实在太多,摊子铺得太大,这3000亿相比总融资需求来说还是杯水车薪,每个项目分到的资金极为有限。

其中,2000亿原本计划用于清偿铁路工程款和材料款的信贷资金,铁道部虽信誓旦旦地表示要在11月20日之前清偿完毕,但时至当前,清欠工作还未落实到位。

在京石客专的建筑工地调查发现,由于资金没有到位,石家庄隧道工程目前进度缓慢,大量工人因为欠薪没有给付而离开了工地。虽然目前整条线路的土建工程已经初步完工,但由于后续资金乏力,其铺轨工作将延至明年进行。

欠款之所以目前迟迟没有偿付,据铁道部下属单位人士介绍,是源于其手续比较繁复,上报和拨付都需要经过层层关卡。

而一位接近铁道部的人士称,年底铁道部春运任务繁重,购置新车、旧车和线路的维护也需要大笔资金,因此2000亿的资金恐不能全数用于铁路工程建设方面。

在此种情况下,京石、汉宜、哈大等原定今年年底开通的高铁线路将延至明年或更晚开通。按照铁道部今年对铁路建设计划的调整,将有投资总额为2376.41亿元的24条线路暂缓建设,而目前已经在建的10个工程在十二五期间将明确不会投产。

1。重点项目的寂寥工地

由于京石客专沿线工程属于铁道部部属工程,相比其他性质的项目来说,其工程进度受今年以来铁道部融资危机的影响还算是相当有限的。

位于石家庄市南二环的京石客专枢纽站房工地,几条进入石家庄的铁路股道汇聚于此,不时有火车呼啸着从工区南北穿梭而过。

正值冬日正午,吃完午饭的建筑工人们排开在水槽边上洗刷锅碗,蹬着三轮车的小贩便过来兜售香烟瓜子。

最贵的就是五块五的钻石牌,贵了卖不动。这位流动摊贩说。

这支工程队有30多人,分别来自陕西、安徽和四川。工人们告诉,他们的工资是每年过年回家前一次付清,但包工头却经常拖欠工资。

一位来自陕西的工人表示,他去年的工钱说好是每天120元,经过工友们原始讨薪之后,老板最终按100元一天算给了他。

但这个工地至少还有活干。他笑言。

从这个站房工地沿着铁路线往北不到一公里,则是京石客专线的另一个工地--石家庄隧道工程三工区处,施工单位是中铁隧道集团公司。这里显得更为冷清。偌大的工地上,仅有两辆挖土机来回运土。

现场施工的一位工人介绍,从2010年9月份以来,他们就已经没再领到过工资了。

他们也并非隧道集团的员工,而是跟隧道集团签订了土石方工程合同的包工队。隧道集团的员工也已是一年没见到薪水了,更别说我们了。他表示,工地的冷清状况已经持续好几个月了,工人们都走了。

寂寥的工地同项目计划书的宏大愿景形成了鲜明反差。按照计划,如果在明年年中能顺利完工的话,这将是一个非常繁忙的铁路枢纽,届时这里将有13个站台,24条到发线,6条正线。

根据国家发改委批准的铁路中长期规划,十二五期间,京石客专、石武客专将在此南北相会,石太客专和青石客专也将在此形成东西贯穿。这个地方将成为高铁四纵之一的京港线与四横之一的青兰线的交会枢纽。

而了解到,实际上,由于该工程属于铁道部部属工程,相比其他性质的项目来说,其工程进度受今年以来铁道部融资危机的影响还算是相当有限的。

中铁隧道集团公司副总工程师王梦恕告诉,京石客专进入石家庄城区将不走地面,而全部采用隧道工程,即所谓穿石入地,以避免对城区的噪音污染和交通干扰。作为由铁道部、河北省、石家庄市三方共同出资的重点工程,现在钱还没到位,工程进展缓慢。

当询问工程是否会因为冬季天气寒冷而进展缓慢时,现场工人表示,目前雨雪天总体不算多,天气条件不是缓工的原因,主要还是钱的问题,钱一到位,工人的欠薪一发放,那帮分流出去的兄弟立马可以回来干活。

从项目实际进展情况看,京石客专真正遭遇卡壳的地方,还在京城郊外一个名为杜家坎的工地。

从石家庄城北的北二环附近,京石客专一路向北,跨石太高速公路经过正定县、石家庄机场、定州、保定、高碑店、涿州,最后进入北京西站。

全国24条高铁缓建调查:铁路清欠资金仍未到位

而在北京西南五环与京石高速公路的交界处的杜家坎段,工地迟迟没有任何开工的迹象。其原因,即有当地十几家住户因拆迁补偿条件谈不拢而拒绝搬迁。

京石客专项目指挥部的一位工程师告诉,整条线路的土建工程,除了进入城区的部分以外,全线基本已经贯通,唯一的例外就是杜家坎这儿。

在现场发现,整个工地南北长约1公里,为一条东西向的马路分隔开。北区的工地相当冷清,两三个工人正在把机械上的钢圈拆卸下来,准备装车拉走。

这片居民区位于丰台区卢沟桥乡桥西街村。一位不愿搬迁的居民表示,他们的房子属于北京市公安局卢沟桥大队,当初在桥的东面设置了一个岗区,这片房子是作为单位的福利房给值班的民警住宿用的。

我们和拆迁办那边一直谈不拢。但最近一段时间也没人找我们来谈了。他说。

项目部的工程师告诉,现在就剩这儿的土建工程还需要扫尾,完工之后全线的土建基本完成,接下来就是铺轨了,不过这工作估计要明年三月份才会开始。而推迟的原因,还不完全在于拆迁户的问题,还是工程款和材料款迟迟没有到位。

这样一来,原本计划于今年年底通车的京石客专,保守估计也要明年年末才能开通了。

2。项目延后、规划调减

在已经开建的铁路工程中,由于建设进度有不同程度的延缓,从接近铁道部人士处获悉,部分铁路项目铁道部将不会在十二五期间开通投产。

类似延迟开通的线路,不仅仅是京石客专。

由于资金和安全问题,汉宜客专、杭甬客专、哈大客专、石武客专、厦深高铁、广深港高铁广深段等多条重要线路都将延迟到明年甚至后年开通。

一位铁路工程界资深人士、铁路工程总公司的顾问告诉,事实上,去年以来,各地就已经出现因工程项目部拖欠施工方工程和材料款导致工程短暂停工现象,同时工程沿线土地征收和拆迁等矛盾突出也大大阻碍了工程进度。

据其介绍,这一被掩盖的问题随着今年2月份铁道部原部长刘志军案发之后,逐渐公开化,铁道部随即作出了铁路工程计划和进度的调整。

从2006年以来,国家发改委按照铁路中长期规划的规划,密集批复了大量铁路工程的可研报告,上述几条客专属于批复和开工较早的项目。因此,在铁道部资金压力陡增之时,这些项目的土木工程进度已差不多进入扫尾阶段,因此受到的压力并不是很大。在今年4月份的铁道部工程调整计划中,上述项目亦未被纳入调整清单。

真正的压力来自于刘志军被双规之后铁路系统刮起的反腐旋风和京沪高铁开通后铁路安全运行情势骤紧。

今年6月,哈大客专公司总经理杜厚智在其位于沈阳和平区和平北大街华利大厦21层的办公室被带走调查。而原本计划于月进行的哈大客专的联调联试也由此一再推迟,今年年底开通的计划也成镜花水月。

据上述工总人士透露,哈大客专赶工期过程中出现工程非法转包、部分工程质量监理不到位现象,需要重新监理检测,以防出现工程质量问题。这一问题普遍出现于之前的铁路工程建设中。他表示。

723甬温线特大铁路交通安全事故发生后,铁路运行安全检查为各大在建工程再加一道紧箍。

铁道部和国务院在动车事故发生后展开了全面的铁路安全大检查。受其影响,大量铁路项目开通日程推迟,广深港高铁广深段即是一例。

广深高铁原计划于今年8月开通,然而受723事故影响,其联调联试工作的时间正常化。掌握的一份铁道科学研究院的报告显示,时至今年8月,其通信等方面尚有个别问题待解决,目前广深高铁开通亦无明确时间表。

而在已经开建的铁路工程中,由于建设进度有不同程度的延缓,从接近铁道部人士处获悉,部分铁路项目铁道部将不会在十二五期间开通投产,这些项目包括哈尔滨至齐齐哈尔客专、大同至西安铁路、合肥至福州铁路、长沙至昆明客专、云桂铁路、成都至蒲江铁路、巴中至达州铁路、大理至瑞丽铁路、兰新铁路第二双线、兰州至重庆铁路。

已批未建项目则遭遇全面缓建。目前,已批未建的项目尚有重庆至万州铁路、成都至雅安铁路、成都至贵阳铁路乐山至贵阳段、广通至大理铁路扩能改造、盐城至连云港铁路、丽江至香格里拉铁路等24个项目,投资总额为2376.41亿元。

城际铁路方面,目前已经开工的武汉到黄冈、佛山到肇庆、东莞到惠州、穗莞深城际交通东莞到深圳段、郑州到焦作、郑州到开封、长株潭城际诸项目,今年的投资量都被调减,建设进程调缓。例如佛肇城际原本计划今年投资45亿元,后被调减至34.34亿元,长株潭原计划今年投资38亿元,后被调减至25元。

在新开工项目方面,了解到, 20个项目的投资量被调减,进度被调缓,这中间投资量较大的成都到兰州铁路总投资636亿元,今年原计划投资7亿元,后被调至4亿元。投资总额338亿元的石家庄到济南客专今年投资额从50亿元降为3亿元,总额230.7亿元的西安到成都铁路西安到江油段今年投资额从45亿元降为5亿元,总额531.09亿元的重庆到贵阳铁路今年投资量从15亿元降为3亿元。

只有投资量较小的北京枢纽丰台西站技术改造工程、二七剧场工程、宁波北站及货场搬迁工程、客专北京调度所运营调度系统等9个新开工项目其投资计划没有被调减。

3。清欠工作远未到位

由于目前大多数工程转包情况较为严重,从铁道部拨付资金到最后一线工人拿到欠薪,中间关卡甚多,每一层都会截留一部分作为管理费或中介费,其中任何一层如果延缓和拒绝拨付资金,则最后工人仍是拿不到钱。

虽然自年初盛光祖履新铁道部长以来,铁路建设项目的进度和标准被调减,但由于前几年开工的项目太多,标准太高,铺得摊子太大,铁道部的资金压力依然很大。

今年10、11月,铁道部把发改委批准发行额度为1000亿元的铁路建设债券提前5个月密集发行完毕,但每个工程分到的资金额,多则几十亿,少则几亿,而相比而言这些项目的总投资额,多的为一千多亿,少的也在几百亿左右。

至于2000亿元的银行信贷,上述铁道部官员称,主要还是用于清欠。铁道部已于近日给各工程项目部下发了做好维稳工作和资金管理办法的文件。新近筹集到的资金一是偿还拖欠的款项,做好维稳;二是保证桥隧等控制性工程建设进度;三是保证扫尾工程能尽快完工开通。

事实上,铁道部当初跟国务院和银行方面融通这笔资金时,即是打着清偿材料和工程欠款的旗号。一位国开行人士告诉,当初国务院召集几个银行开会时即称,铁道部今年有1500亿的工程款和1000亿的材料款要清还,希望各大银行能够帮助铁道部渡过难关。

目前这笔2000亿的信贷资金中,国开行就分担了1000亿,邮储银行分担了500亿,剩余500亿由工行等银行承担。

这笔资金到位之后,铁道部曾开始进行一些清欠工作,例如其于10月底和11月初分两次还掉中国南车和北车的部分欠款

全国24条高铁缓建调查铁路清欠资金仍未到

,一次分别是60亿元和45亿元,一次分别是100亿和133亿。铁道部并在11月初承诺,将于11月20日之前,将工程欠款拨付到位。

然而,离11月20日的大限已经过去很久,了解到,许多工程单位尚未拿到足额的工程款和材料款。

王梦恕表示,兰渝线项目部和中隧集团已经拿到部分的欠款,但数额较小。其称,这些资金首先需要项目部做财务统计,如有工程变更和新的材料欠款增加,都需要编制新的财务表,经设计部门认可,汇总到中铁总公司,最后报给铁道部,而铁道部也需要经过财务司、计划司等部门的审核,确定事实和数据无误之后,才能下拨。

而资金的下拨过程又颇费周折,由于目前大多数工程转包情况较为严重,从铁道部拨付资金到最后一线工人拿到欠薪,中间关卡甚多,每一层都会截留一部分作为管理费或中介费,其中任何一层如果延缓和拒绝拨付资金,则最后工人仍是拿不到钱。

这过程多则半年,少则几个月。王梦恕称。

除了手续上破费周折之外,铁道部年底运输任务的繁重也是资金拨付不到位的一部分原因。

上述官员表示,这一方面是因为年底铁道部要忙于准备春运的工作,铁路建设工程的任务被搁置一边,另一方面,这2000亿的资金如全部用于清欠,购置新车、线路维修、新的投资等资金将无法落实。

2012年1月8日,一年一度的春运工作又将开始,为了做好今年的春运工作,铁道部表示年底前新购500辆客车,以适应旅客对普速客运的需求。

春运前,铁道部将对11924辆AC380V供电空调客车、2230辆跨局直通绿皮车进行整治,这部分资金铁道部将给予适当补贴。对未按计划厂修的553辆客车,将春运前完成厂修。同时各铁路局对管区内的站房设施将进行维修和修饰。

上述官员称,购置新车和对老车、线路、站房设备的维修费用少说也在几百亿左右。同时春运前的准备工作和春运时期的运输工作,铁道部将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此时,铁路工程建设的事项势必会被排在日程表的靠后部分。

该官员同时表示,实际上,盛光祖部长上台之后,明确表示铁路工程的进度不能再赶工期,以前刘志军时代提倡跨越式发展,一条5年半工期的线路往往三年半就开通。现在不许这么干了,上面不施加工期的压力,底下项目部也就没有必要赶,有多少资金就干多少活,不会像以前那样自己垫款去大干快干。

目前各个项目都拿到了一部分的钱,但要全数结清显然不太可能,目前的状态就是让项目不至于完全停下来,但要恢复到以前的全速赶工、热火朝天的状态,已经不太可能了。他说。

而目前铁道部负债已超2万亿,负债率高达60%,而新开通的京沪、京津、郑西等高铁亏损颇为严重,目前的2000亿银行信贷也只能帮助铁道部渡过今年年底的难关。

明后年将是铁道部贷款、债务的密集偿还期,如果没有一个一揽子的长远计划,仅靠目前这种拆西墙补东墙、借新还旧的办法,未来铁道部日子会非常难过。上述官员表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