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国际

为什么默克尔赢定了德国大选就是这么平淡无

2018-08-19 20:16:24

为什么默克尔赢定了?德国大选就是这么平淡无奇

欧洲夏时制9月3日周日晚8点,离德国大选日还有整整三周时间,两位竞选人--基民盟(CDU)/基社盟(CSU)联盟党的默克尔和社民党(SPD)的舒尔茨,在没有现场观众的电视演播室里举行了一场(而且是唯一一场)历时90分钟的电视辩论。

不出所料,舒尔茨未能突破默克尔三次连任所筑起的“治国之道”败下阵来,他未能在经济、养老、移民、对欧盟和美国外交关系等诸多问题上显示优势,他所提出的政策也未能与默克尔的现行政策分出太多彼此。辩论之后的电视观众民调显示,认为默克尔更有说服力的为44%,相反,舒尔茨只获得了32%的认可。而根据8月31日的民调

为什么默克尔赢定了德国大选就是这么平淡无

,目前默克尔支持率领先舒尔茨17个百分点。

“默克尔赢定了”、“比起荷兰英法美,德国此次大选实在是太平淡无奇,毫无悬念,太无聊了”……这些都成了近期国际媒体的常见标题。

就在不久前,驻伦敦的欧洲改革研究中心首席经济学家克里斯·奥登达(Christian Odendahl)和研究员索非亚·贝斯克(Sophia Besch)共同发表了一篇名为《重新让德国政治有趣》(Make German Politics Interesting Again )的文章,也表达了类似的“情绪”,并对默克尔的胜出下了百分百的定论。

近日,第一财经就德国大选相关问题采访了贝斯克。在她看来,大家对默克尔获胜信心十足的原因主要在于她老练的政治手腕、德国百姓满足于现状、舒尔茨不是对手等几个方面。

默克尔政治手腕成熟

早在一年前第一财经在汉堡采访德国前副总理兼外长菲舍尔(曾为中偏左绿党重要成员)时,在被问及默克尔会否第四次连任德国总理时,他就毫不犹豫地回答:“胜率在60%以上吧,因为她没有对手。”

那时,默克尔因张开双臂迎接百万难民,正遭遇来自国内外的责难和批评;她领导的CDU在德国东北部梅克伦堡-前波美拉尼亚州举行的地方选举中受到挫败,列第三位;而且那时席卷欧美的极右翼风潮正盛。可见,在菲舍尔眼里,这些对默克尔连任非常不利的情况,并不是什么大问题。

“默克尔是个非常成熟、有政治手腕的政客。她能够吸引左右两派对她的支持;她能够做到这一点,因为她擅长吸收各派政策精髓而形成自己的主张。比如在难民问题上,她作为保守派的总理,却表现得非常开放宽容,由此赢得了很多年轻人和左派的支持,还有在核能和清洁能源问题、在退休年龄问题上等等。”贝斯克分析说。

默克尔对难民的开放姿态,深得年轻人之心,18至21岁年轻人中有57%支持默克尔。

奥登达和贝斯克的文章还以默克尔如何处理同性婚姻合法化问题为例,说明她在争取异己党派支持者方面颇有一套。默克尔本人及她领导的CDU/CSU是公开反对同性恋婚姻的,但是当她意识到这会让她丢失选票时,便决定让议员们进行投票,结果法案得以通过,虽然她本人投了反对票,但她原本右翼反对的立场在这个问题上变得中立了。

在上周日举行的电视辩论上,当主持人问及她作为一个右翼保守党领袖,却在一些政策上左倾时,她直接用“新的挑战需要新的策略”潇洒过关。

老龄化社会安于现状

“德国经济情况良好,失业率低,公共债务低,老百姓对此感到相当满意。全球政治的不安定因素,也使民众需要一个非常值得信任的、有能力处理危机的领导人,来应对危机四伏的世界,在这个问题上舒尔茨完全不是默克尔的对手。”贝斯克说。

事实上,根据德国财政部的报告,在对德投资和德国内需不断上升的情况下,德国今年二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增加0.6个百分点。报告同时称,继今年6月德国政府税收同比小幅下降之后,7月份税收再度明显增长,同比增长了9.2%,高达528亿欧元;而德国8月失业率维持在5.7%;另外,PMI数据显示,德国制造业和服务业都在加速扩张。

经济的稳定和发展,让人们对默克尔的领导力认可度极高。特别是德国是个老龄化社会,求稳定不思变革是主基调。而默克尔的胜利,也就意味着德国坚决捍卫欧洲一体化和出口型经济模式不会有什么改变。

那么,对于此前受到批评的“圣母默克尔”形象,会不会对大选产生负面影响?

两年前,在难民危机高峰期,默克尔张开双臂拥抱难民的举动,引起了很多非议,包括来自欧洲各国以及国内特别是新右翼政党另类选择党(AFD)的反对和批评。而当时反欧盟的极右翼风潮正在欧洲蔓延。

“但是现在局面有了很大的不同,人们对难民问题的关注度已经大大减弱。主要原因是默克尔将本来属于自由派的立场,用到了自己保守党的策略中,她仅仅在很短的时间里,也就是在难民潮初期,对难民开放了边境,之后很快通过在国内和欧盟内制定新政,及时控制了局面,迅速降低了入境的难民人数,这是她在这个问题上不再有危险的主要原因;另外,目前来看,新右翼政党另类选择党并没有获得什么成功,他们存在领导人更替、党内争斗激烈的问题,再加上历史原因,极右翼在德国的势力很难强大起来。”贝斯克向第一财经解释说。

确实,今年年初的荷兰大选和法国大选的结果,证明极右翼势力猖狂一时的局面得到了遏制。因此难民问题对默克尔形成的威胁大不如前。而年轻难民可以帮助德国改善老龄化的副作用的观点,在民众中越来越得到认同。

外交需要强有力的领导人

在人们谈到默克尔如果第四次连任,她将面临的挑战时,一般都会将目标集中在德国之外:比如英国“脱欧”谈判、德俄关系和德美关系。目前似乎也只有默克尔有这样的定力应对这些难题。

“初期与特朗普的尴尬,正在以一种高度外交的方式化解,默克尔很清楚北约的重要性,与社民党对在北约框架下依赖美国的重要性也有共识,因此,尽可能与美国保持建设性的外交关系。”在贝斯克看来,过去多年来,在处理欧盟与俄罗斯的关系上,德国是起到引领作用的,“在乌克兰问题上,德国保持了对俄罗斯进行制裁的立场,与此同时,也很积极地与克林姆林宫进行外交斡旋,同时还协同法国、波兰就乌克兰和平进程作出努力,这也将是德国新一届政府的首要外交任务之一。”

事实上,德国与俄罗斯的商业关系紧密。对俄罗斯的制裁也对德国经济造成一定的负面影响。在过去一段时间里,一些欧洲国家认为默克尔会在制裁俄罗斯的问题上表现得比较软弱。“接下来要看默克尔与哪个政党联合执政,自民党(FDP)是非常注重商业和自由贸易的党派,FDP的政纲已经表明,他们将尽可能地减少对俄罗斯的制裁,希望和俄罗斯建立新的贸易商业关系。”贝斯克说。

9月1日,默克尔接受了德国《明镜周刊》的专访。在以德国历史上任期最长的总理科尔为例,问及默克尔希望再次连任是否是出于权力的“痴迷”时,她予以了否认。她回答称,直到去年11月,都一直在慎重思考是不是参与竞选,最后做出了决定,是觉得自己“还是具有力量和能力,继续对人民、对人们的生活和国家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对政治如何应对世界面临的挑战抱有极大的好奇”。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