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大数据

华斯股份IPO募投项目付之东流再融资圈钱

2018-10-24 18:41:37

华斯股份IPO募投项目付之东流 再融资圈钱饥渴昭然若揭

本刊 朱蕊

为顺利融到资金,曾将募投项目夸得天花乱坠,但结果却是南柯一梦,如今上市2年后再次为投资者编织了新的蓝图,不过显然华斯股份的再融资之梦已很难如愿。

5月9日,华斯股份发布了调整后的定增方案,与原方案相比,该方案拟募资金额由3.98亿元变更为2.99亿元,虽然该方案已进行了达亿元的瘦身,但已很难再次获得投资者的信服。注意到,两年前该公司拟募资2.9亿元实际却超募3.2亿元,颇为讽刺的是如今一边IPO募投项目尚未兑现,另一边却谋划相似的借口再融资,另外公司董事长同时也是公司大股东的贺国英先生并未表现出丝毫参与意愿,也使让华斯股份的圈钱意图昭然若揭。

募投项目投资慢圈钱快

根据公告,此次修改后的定增方案将募集资金主要用于裘皮服饰生产基地搬迁升级改造项目(以下简称,生产基地搬迁项目)、直营店建设项目,对应投入的资金分别为2.15亿元、8469.9万元,而此前用于补充流动资金的9821.97万元则相应的删除。

增发本无可厚非,但是对比IPO募投项目不免让投资者疑窦丛生。

从事裘皮相关产品的生产与销售的华斯股份于2010年11月2日IPO上市。据华斯股份招股说明书的承诺,IPO募集资金将用于包括裘皮服装、服饰精深加工技术改造裘皮服装、服饰生产基地直营店及配送中心等4个项目以及补充营运资金。这4个项目建设期均为一年。而此次对于再融资项目却恰恰也包含生产基地搬迁项目以及直营店建设项目的生产基地搬迁项目,雷同度未免过高。

这分明就是华斯股份为行圈钱之实而假项目之名投资者愤愤不平,注意到对于以上项目的雷同,公司则解释为本次募投项目生产基地搬迁项目是前次募投裘皮服装、服饰精深加工技术改造项目的深化和提高,并与前次募投裘皮服装、服饰生产基地项目均是公司新裘皮服饰生产基地的有机组成部分,两者的建成达产有利于公司总体发展战略的顺利推进。而另一募投项目直营店建设项目拟实施地点均为国内一、二线城市,与前次募投直营店及配送中心建设项目侧重于二、三线城市相区别,建成之后两者将一起可以组成覆盖国内东北、西北、华北和中东部主要城市的营销络。

不过,令人诧异的是,公司声称的与本次募投项目共同构成公司重要发展战略的前次募投项目竟然无一按期完成。2012年年报显示,上市近两年的华斯股份,仅有裘皮服装、服饰精深加工技术改造项目完工,而裘皮服装、服饰生产基地投资进度仅为10.52%,直营店及配送中心则在中途被变更,具体完成时间则遥遥无期。

显然,华斯股份的解释已无法获得投资者认同,在已获得3

华斯股份IPO募投项目付之东流再融资圈钱

.2亿元超募资金且前次募投效益还未兑现的情况下却再次打起投资者的主意,重新编织出新蓝图,这正是争议所在。同时值得质疑的是2011年上市之初预计募资2.6亿元投资4项目,而本次却拟以2.9亿元的金额投资两个类似IPO项目,而对于巨额投资的收益却并不如人意,其中公司预计生产基地搬迁项目实现营业收入将达63417.58万元,净利润为7995.16万元。但该数据与搬迁前2012年业绩对比却未有明显优势。2012年华斯股份实现营业收入51875.23万元,对应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7254.2万元。

根本不顾及被融资者的顾虑,肆意而为,再度画饼圈钱的结果只能是狼来了的真实上演上述投资者认为。

业绩存隐忧机构投资者态度冷淡

实际上,查阅公司财务报表不难发现在看似靓丽的业绩背后风险相伴而来。

一是存货压力增大。公司2012年年报显示,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8254.2万元,同比增长16.96%。不过,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却为-551.92万元,去年同期为1076.91万元,同比减少105.13%。公司解释称,本期采购原材料增加所致。但同时,公司裘皮服装库存量较同期增长了43.71%,公司解释原因是开设直营店铺货及裘皮服装产品款式增加所致。但事实上,公司库存增幅明显大于公司销售收入的增幅,表明库存压力正在凸显。而采购原材料增加幅度高于销售收入增加幅度必然导致公司经营性现金流状况不理想。

二是子公司经营亏损。公司子公司沧州市华晨皮草有限公司2012年仅实现净利润454.04元,而子公司北京华斯服装有限公司2012年亏损266.88万元,参股子公司肃宁县荆南裘皮城有限公司2012年亏损421.7万元。子公司的经营不善也令公司未来扩张埋下隐忧。

也许正是因为公司业绩增长背后的隐忧,机构投资者才表现出较为冷淡的态度。年报显示,众多机构进行实地调研,最终却无甚机构青睐。截至2013年一季度,公司前十大流通股东中,仅有一只上投摩根阿尔法基金持有208万股。机构投资者的冷淡也为此次定增蒙上了阴影。

此外,注意到,对于此次定增公司大股东同时也是董事长的贺国英却并未表示参与的欲望,也令中小股东感到茫然和困惑。由于公司定增存在较大的风险和不确定性,对于普通投资者而言,回避或许是最为理性的选择。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