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基金

深航原掌门被判14年扩张后遗症犹存

2018-09-29 10:04:16

深航原“掌门”被判14年 扩张“后遗症”犹存

2013年4月9日,北京,深航前掌门李泽源(左一)伙同高管挪用公款案在二中院受审。

深航窝案概况。

深航原“掌门”被判14年扩张“后遗症”犹存

河南航空重整一直无下文;翡翠航空苦寻接盘方

“我没有钱,就是傻大胆。” 深圳航空原实际控制人李泽源,为其20多亿元资金挪用行为付出了沉重代价。

《第一财经》昨天获悉,近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李泽源因挪用资金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因其在假释考验期内犯罪,法院将其前罪没有执行的刑罚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4年。其余5名深圳航空原高管被判从有期徒刑6年到免予刑事处罚不等。

一切源于2005年的那场深航股权争夺战。“外行人”李泽源半途杀出,通过成立不到3个月的深圳市汇润投资有限公司

深航原掌门被判14年扩张后遗症犹存

,携手哈尔滨民企亿阳集团有限公司组成的竞买联合体,以27.2亿元的“天价”最终赢得了深航65%的股权。

根据检方的指控,李泽源在接手深航两年不到的时间内,单独或伙同深航原董事长赵祥等5名深航原高管,挪用深航20.3亿元资金,挪用的目的则是用于偿还其个人控制公司债务。其中,用于偿还收购深航后形成的财务漏洞则是重要的一部分。

变身民营的深航此后开启了高速扩张模式,时至今日,在被中国国航 ()收编重归国有后,深航扩张后遗症依然没有完全消除。

套白狼后手空空

李泽源如今仍是商界的一个传说,在其57年的人生中,一大半以上时间都游走在法律的边缘。

1979年,22岁的李泽源因犯销赃罪被判2年徒刑,随后,因诈骗罪、伪造证件罪、走私罪等多次获刑。而本次北京二中院一审宣判的14年有期徒刑,则是李泽源及其他深航原高管四年前陆续被带走调查的结果。

根据检方的指控,李泽源等6人挪用资金罪共涉及7项事实指控,其中3笔属于共同犯罪。包括挪用深航收购大成饭店项目的资金6亿元,用于东方集团财务公司及汇润公司偿还债务;挪用深航预付租赁飞机的资金10.2亿元,用于汇润公司和刘文彪个人控制的西部租赁公司偿还债务;挪用深航投资重庆 “骏逸·第一江岸”房地产项目的资金人民币3亿元、深航收购广州空港酒店项目的资金6000万元、深航预付广州基地基建工程的资金3000万元等,均用于汇润公司偿还债务;挪用深航预付配餐楼工程的资金500万元,用于汇润公司支付咨询费。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挪用资金的流向,大部分都是用于汇润公司偿还债务,这也意味着,李泽源在获得深航的控制权时,主要用的是“空手套白狼”的资本腾挪手法。

在入主深航之后,李泽源开始四处扩张,他以深航“高级顾问”身份,与众多省市“一把手”直接会晤,以深航之名在各地获取资源。两年中,深航不仅在全国成立了多个分公司,还组建了河南航空、国际货运航空有限公司(下称“翡翠航空”)等多家独立的客、货运公司,从而以在各地开发航空基地的名义获得了大量的银行贷款和优惠土地,而航空主业本身除了机队规模的飞速膨胀,实际的经营情况并不为外人所知。

直到2010年3月中国国航增资6.8亿元控股深航后,其所公布的审计报告才透露深航已陷入资不抵债——2008年、2009年分别净亏损3126万元与8.64亿元,这与深航此前公布的2008年、2009年盈利数据相去甚远。

深航扩张“后遗症”

据《第一财经》了解,在国航接管深航后,除了在航线络、营销等方面进行协同,还对深航此前的扩张项目进行了收缩,包括暂停仍在筹建的分公司等。如今,尽管作为子公司的深航已经重新成为国航的利润贡献者之一(2012年实现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18.51亿元,2013年上半年实现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2.28亿元),但此前扩张留下的后遗症并未完全消除,2010年因空难而停飞至今的河南航空便是典型的一例。

河南航空是由深航旗下的鲲鹏航空更名而来,不过,在2010年8月遭遇伊春空难后一直停飞至今。

事实上,早在2011年11月,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就已经裁定准许老河南航空进行破产重整,当年8月,深航还与河南航投签署过一份《关于河南航空有限公司的重组的框架协议》,规定重组后深圳航空的子公司将持有河南航空30%股权,而河南航投则持有河南航空70%的权益,意味着深航将在河南航空重整完成后,从51%的持股减少到30%,而河南省政府将是重整河南航空的主体。

然而,根据获得的最新信息,目前,关于河南航空破产重组程序中的第二次债权人会议早已召开,却一直没能等到法院的最终判决,也意味着重整计划无法正式实施。

“在参与河南航空的破产重组后,政府发现情况要比之前想象的复杂,比如河南航空的注册资本金仍未填平,截至2012年12月底还有4亿多元的净负债。”一位知情人士对《第一财经》透露,目前,河南航空旗下的4架E190飞机已经全部退租,而相关飞行人员则租给其他航空公司,重整计划没有实施,复飞也就更是遥遥无期。

事实上,完成河南航空重组及复航,早在2012年就写在了河南省政府的工作计划中, 2013年出台的省级投融资公司工作方案中,河南航空的重组任务也依然在列,称要用4亿元进行破产重整,不过,2013年,河南省政府相关人员职务也有更替,重整工作也一直没有下文。

而除了河南航空,深航曾与汉莎航空等合资成立的航空货运公司翡翠航空,目前也已进入破产清算程序,并于今年1月15日召开了第一次债权人会议。

翡翠航空是由深圳航空与汉莎货运、德国投资与开发有限公司(DEG)于2004年10月共同投资成立,三方的股权比例分别为51%、25%和24%。当时,这家公司曾是第一家中外合资的航空货运企业。

不过,由于航空货运市场的持续不景气,翡翠航空从2011年12月31日起已经停止运营,并一直在寻找合适的接盘方,不过,由于全球航空货运市场一直没有彻底回暖,翡翠航空的债务又达数十亿,六架波音全货机的规模也过于庞大,尽管民营物流企业友和道通一度准备“蛇吞象”,但最终翡翠航空还是没能被重组,而只能走向破产清算程序。

【】深航27亿收购案解谜:李泽源关国亮空手套白狼

(:DF010)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