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股

特大地沟油案件侦破油贩子跨省收油年产上万

2018-08-13 00:52:45

特大地沟油案件侦破 油贩子跨省收油年产上万吨

特大地沟油案件侦破

狡兔三窟油贩子跨省收地沟油

说起地沟油,大家都深恶痛绝,然而地沟油到底是如何进行生产销售的,我们一直不得而知,公安部近日就抓获了一个从事地沟油炼制食品油的跨省犯罪团伙,这也是目前公安机关侦破的最大地沟油案,在公安机关的侦破过程中,地沟油生产和销售的各个环节,首次浮出水面。

2011年3月,浙江省宁海县公安局民警冯伟峰在一次走访中,接到群众向他反映一条线索,说他们村周围总是有一股异常的气味。冯伟峰跟踪发现,一对夫妇竟然在这里偷偷炼制地沟油,这口大锅就是用来炼油的,臭味正是从这里散出来。

冯伟峰告诉,他所站的这个位置当时支的一口直径一米五左右的这么一口大锅,下面是用柴火烧的。毛玉华就从城区的一些阴沟里面油水分离池,一些中小饭店的油水分离池捞取地沟油的原料,然后,一般都是在晚上捞取,运输到这个地方。

按法律规定,只要不是炼制成食用油流向餐桌,单纯收集、炼制地沟油的行为并不违法,毛玉华夫妇做法的目的和性质,此时还是个问号。公安机关侦查发现,是一对名叫黄长水的安徽籍夫妇收购了这些地沟油,那么这些地沟油到底又流到哪里去了呢?

浙江省公安厅治安总队副总队长丁仕辉告诉,他们当时是怀着可能流向餐桌的这种可能,让宁海县公安机关向相关的犯罪嫌疑人采取行动。

面对警方,黄长水供出他收购的地沟油,主要是卖给浙江、山东的一些化工企业,是合法的生意。但审讯中黄长水提到的一个细节,引起民警的警觉。

民警冯伟峰告诉,这个企业收购商他要测油脂当中的酸价,黄长水说他来拉油的标准,来测量酸价。不知道他用什么东西测,他又不让我看,他们到我家来买,都是他们说了算。酸价我就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根据技术人员介绍,用地沟油炼制生物柴油、成本高利润低,不需要测酸价。只有生产食用油,才需要测定酸价。同时,外围调查的民警还了解到一些不同寻常的信息。

浙江省公安厅治安总队副总队长丁仕辉告诉,现在省内的三个生产生物柴油的厂家,地沟油的收购价格从2000元涨到了5000多,都收购不到地沟油,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面我们认为就是有更好的行业,更盈利的行业,把这个粗炼成的地沟油给收购走。

千里追踪地沟油究竟卖到哪里去

从黄长水手上收地沟油的,是山东平阴县一家叫格林生物能源有限公司的企业,从该公司的工商登记信息上可以看到,这家企业号称年产生物柴油4万吨,硬脂酸1万吨,属绿色能源企业,而且是科技扶持企业。从这些登记的信息看,它收购地沟油也正常。(出)可奇就奇怪在,一般生产生物柴油的收购地沟油价格是4000元一吨,这家企业开出的价却是5500--6000元,加上有测酸价的细节。

浙江警方派出侦查员,悄悄来到位于山东平阴县玫瑰镇的格林生物能源有限公司。刚一接近厂区,侦查员就闻到了一股特殊的香味。

浙江省公安厅治安总队副总队长丁仕辉告诉,发现了他这个厂区上空飘拂着很香的味道,这个通过我们前面去采访生产生物柴油的这个厂,他这个厂区都是很臭的,它的厂区上空飘浮着香味应该说是很异常的情况。

侦查员在外围对这家公司进行24小时蹲守,发现公司的大铁栅栏门白天一直紧闭,只有凌晨才会有车辆进出,而且经常有车辆运进一袋一袋的白土。

丁仕辉告诉,这个白土是一种吸附剂,它可以使这个(其它物质)里面的异味消除,而生产柴油的企业他是根本用不着这个白土的。

一家正常经营的公司,为何只有在凌晨时刻才有车辆和人员进出?生产生物柴油为何要用白土?而再看公司周围,防范措施也很特别。

丁仕辉告诉,我们发现了它周围密布了这个铁丝,还有就是监控,楼顶有探照灯,两面都是靠山,等于说我们没有办法接近目标,没有办法化装进入厂区。

尽管疑点重重,但还不足以确认格林公司就是在用地沟油炼制食用油。侦查员继续调查,看究竟是哪些企业和这家格林公司有业务往来。

丁仕辉告诉,他们对这三个商户进行落地查证,结果发现了他们都是销售批发粮油的企业,所以这样就是我们这个案件一下子豁然开朗,因为一个格林能源生物有限公司你标注的工商信息你是生产生物柴油的,你现在反而没有跟买柴油的人员有任何的关联,反过来你跟粮油企业发生了这个款项往来,这个是非常反常的。

侦查员设法取到了格林公司的一些样品,立即带回请权威部门化验。

浙江省宁波市公安局副局长王伟标告诉,公安部委托一家专门鉴定这个一家公司鉴定以后,发现了里面它有很多有毒有害,特别是致癌的分子或者是叫做物质,作出了确定。

7月4日,浙江专案组由山东省公安厅治安总队配合,集结近50名警力,展开抓捕行动。当天抓获犯罪嫌疑人9名,扣押由地沟油加工成的食用油成品70余吨。主犯柳立国交代,他们公司的产品,很大一部分销到了河南,7月14日,专案组在郑州市金水区庆丰粮油市场以及商丘、山东临沂等地抓获袁一等15名犯罪嫌疑人。当场查获箱装假冒各品牌食用地沟油 100余箱,以及油罐装地沟油30余吨。据查,袁一等犯罪嫌疑人将从山东格林生物买来的地沟油与正常的食用油掺在一起销售,有时甚至直接将地沟油加工成的食用油销售给宾馆、饭店、工地、家庭。至此,一个跨省的,集掏捞、粗炼、倒卖、深加工、批发、零售等六大环节的地沟油生产销售产业链浮出水面。

年产量上万吨探秘黑心工厂

从河南这些粮油商贩的口中,我们可以得知,这个号称生物科技公司的山东格林公司,根本就不是生产柴油的,而是挂着羊头卖着狗肉,披着合法的外衣,干着违法的勾当。

在山东格林公司的一个生产车间,大约有好几百个油桶密密麻麻摆在这里,每个桶里都装满了已经炼制好的油。截至案发,格林公司生产能力已经达到年产一万吨的规模。这么大的规模,其违法经营活动之前没有被发现,源于这家黑心公司在生产销售各个环节,做了精心的伪装和严格保密,有些做法超出了人们的想象

特大地沟油案件侦破油贩子跨省收油年产上万

。在这个生产车间里,注意到有这样一项规定:所有人员进入厂区必须经公司领导批准,公司员工禁止携带外来人员包括家属进入厂区,禁止和陌生人员交谈,否则会被罚款。在格林公司的厂区周围,安装了铁丝和密集的监控探头,严禁外来人员出入。在对地沟油的称呼上,公司也做足了文章。 地沟油的名称在各个环节中都被隐藏。进入深加工环节的称为毛油 ,出厂的成品油称为红油 ,批发商又将其称为米糠油 、棉籽油 。生产企业应付监管部门,则宣称为饲料用油,而对于这些名目繁多的称呼,犯罪嫌疑人柳立国还有自己的一番说辞。

犯罪嫌疑人柳立国告诉,因为这个地沟油你们可能指的范围比较大,但是从我的概念来说,我用的这个原料不是地沟油,它叫潲水油。是直接从餐馆收集以后的剩菜剩饭里面,拉到养猪场,经过加温把油拿出来,剩菜剩饭去养猪,这个油脂单独放起来这是潲水油,你们统称的地沟油从我的意义上说的地沟油它是从下水道里面掏出来的油。

为了掩人耳目,格林公司注册登记的是生产生物柴油,为此格林公司还专门进口了一套生产生物柴油的设备摆在厂房最外边,以应付检查。

山东公安厅治安总队队长告诉,这套设备,从来没有使用过,如果是使用应该有油的痕迹,再干净也会有油污。这个设备还是新的,很干净,他实际就是逃避监管,做了一个幌子。

在成品油运输、销售这个环节上,格林公司更是极尽其能。装油的货车出门后,公司会专门派出一辆小轿车跟在后面,随时观察周围、处理意外遇到的情况。侦查员在前期侦查中曾跟踪公司的油罐车,就被后面的小轿车反跟踪,甚至企图制造交通事故来阻挠。

浙江省公安厅副厅长凌秋来告诉,我们在跟踪他,他在跟踪我们,他是在反跟踪我们,对我们这辆车是一个什么情况,他也在掌握,他也在了解我们的情况,了解我们的动态,说明他这个反侦查能力是很强的,组织也是很严密的。

在层层严密隐藏包裹下,山东格林公司从浙江、四川等地收购地沟油粗炼过的原料,经过水解、蒸馏、分体等三个简单的物理分离过程后,就制成了成品油,直接流入食品市场,销往河南、河北、辽宁、陕西等地。

浙江省公安厅副厅长凌秋来告诉,他们通过这个案件破下来以后看,他是一个家族式的一个组织,很精密,就是从领导,从生产部门互相不联系,单线联系,互相之间也不沟通,从采购原料的到加工的,从加工的到批发的,批发的到销售的他都是分别来分工很明确的,这个就是他们知道这个是违法犯罪行为。

财经评论:管住地沟油要从源头做起

办案的侦查人员告诉,目前市场上正规食用油的批发价约为每吨1万元以上,而山东格林公司从浙江、四川、贵州等地以每吨5500--6000元价格收购粗加工的地沟油 ,经过精加工非法炼制成食用油后,每吨的卖出价格是8000多元,格林公司一天的产量可以达到50吨,这样算下来它一天就能获得十万元的非法利润。而这些加工过的地沟油,就打着科技的旗号,流入到我们的餐桌上。但我们需要冷静的认识到,撕掉这些企业的伪装,靠的不是突击检查,需要的是日常监管的各个环节都精准到位,目前一些地方政府正在出台相关的地沟油监管流程。北京市近日就表示,将出台法规,从源头上监管餐厨垃圾,明确每日千人以上就餐单位、经营面积1000平方米以上的餐饮企业要建立就地处理设施。对餐厨垃圾和废弃油脂的收集运输车辆施行准运证管理,餐厨垃圾必须交给有资质的专业企业进行资源化处理,今年年底前,将建成北京餐厨垃圾和废弃油脂排放登记管理信息化系统。我们希望,相关部门管住地沟油的源头,让地沟油早日远离我们的餐桌,保障每个公民的食品安全。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