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股票

水井坊巨亏幕后内外资明争暗斗业绩雪崩

2018-08-11 22:04:40

水井坊巨亏幕后:内外资明争暗斗业绩雪崩

业绩巨幅下滑的背后,水井坊经销络也逐步陷入瘫痪状态,而员工流动频繁,原内资股东全兴集团不时狙击,关于水井坊的争夺并未因帝亚吉欧的全面收购而停止。

水井坊巨亏幕后 内外资明争暗斗

在白酒行业深度调整棋至中盘的时候,作为高端白酒代表之一的水井坊似乎已经挺不住了。

近日水井坊发布的年报显示,2013年公司实现营收4.86亿元,同比下降70.31%;净利润亏损额为1.54亿元,同比下降145.47%,这是公司上市以来第二次出现年度净利润亏损。而2014年一季报则显示,亏损的情况出现了进一步恶化: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仅7134.47万元,同比下滑77.03%;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8548.26万元,同比下滑174.95%。

业绩巨幅下滑的背后,水井坊经销络也逐步陷入瘫痪状态,而员工流动频繁,原内资股东全兴集团不时狙击,关于水井坊的争夺并未因帝亚吉欧的全面收购而停止。

业绩雪崩渠道瓦解

自2012年中央“三公禁令”出台以来,白酒行业便步入了严冬期。尤其是高端酒企,业绩普遍大幅下滑,产品降价也成了常态。但在品牌影响力不及“茅五剑”的现实情况下,同为高端白酒企业的水井坊降价幅度并不明显导致了产品大面积滞销。

“水井坊井台装500ml 52度价格是998元,而500ml 53度飞天茅台的价格已经下跌到999元,500ml 52度五粮液的价格则是699元,如今谁还买水井坊。”四川一位大型经销商负责人表示,很多经销商一个月都卖不了几万块钱的水井坊产品,由于产品滞销,二三级代理商纷纷撤离,而区域总代理也因款货纠纷不断撤离。

实际上早在2013年9月,水井坊经销商就已经开始撤退。当时,水井坊湖北省总代理负责人韩胜利就向《中国经营报》表示已经撤出水井坊湖北总代理,当时准备撤退的还包括北京总代理,而到了年底水井坊广东总代理也已撤出。

这部分总代理的撤离还导致了水井坊公司与区域总代理之间陷入款货纠纷的连环反应。

“区域总代理手里有大量的存货,而他们又欠着水井坊公司的应付款。”水井坊一位经销商表示,公司不愿退货,他们也不愿付账,双方的纠纷到了现在也不能完全解决。

查阅水井坊年报信息显示,2013年上半年,水井坊前五大应收款客户均为区域总代理商,其中前三大应收款客户款项总计超过9000万元,分别为广东华南酒业有限公司、北京京川往事商贸有限公司和沈阳往事商贸有限公司,其中水井坊因后两者“无力履约而将票据转为应收账款的票据”,金额分别为714万元和540万元。

而最新资料显示,上述应收账款有大部分未能收回。水井坊在2013年业绩预减公告中称,“公司对上述退出总代的库存做退货处理,从而冲减当期销售收入约8000万元。”

水井坊称,撤销区域总代的行为是2013年公司积极探索建立新的运营模式,在一些重点区域实现扁平化直营以取代原总代模式。这一模式实际上是代表帝亚吉欧出任水井坊总经理“大米”履新之后试图以快销的扁平化模式推动水井坊渠道改革而出炉的。

但从水井坊经销商处了解到,实际上,由于产品滞销,区域总代欠款增多导致水井坊的部分区域销售基本陷入瘫痪状态,而水井坊所称的实现扁平化直营并未取得明显成效。“水井坊一度将驻各地的销售人员召回公司好几个月,却什么都没干。”

内资狙击

就在帝亚吉欧空降水井坊的管理层积极取消区域总代,大力发展直销模式的时候,水井坊神秘的超级总代却悄然出炉。

“2014年开始水井坊超级总代的确越来越活跃,他们的产品售价甚至比水井坊为直营设立的分公司价格还低。”接近水井坊的人士表示,分公司隶属于水井坊全资子公司成都瑞锦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锦商贸”),是目前水井坊的主要销售平台;而超级总代却并非水井坊旗下公司,而是四川全兴川泰酒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全兴川泰”)在运作。

据西南联合产权交易所的公告显示:四川省糖酒有限公司以133万元的价格将全兴川泰60%的股权转让,签约时间为2013年10月29日。上述人士表示,这次股权转让的受让方是原全兴集团员工成立的公司。

全兴集团曾是水井坊的控股股东,后全兴集团改名为水井坊集团,2013年7月23日,帝亚吉欧收购水井坊集团47%的股份获得主管部门批准,收购完成后,帝亚吉欧实现了对水井坊全部控股,并通过水井坊集团间接持有上市公司水井坊39.7%的股权,成为后者控股股东。

帝亚吉欧并购水井坊并非一蹴而就。从2006年开始,就与水井坊开始洽谈并进行逐步收购。直到2013年,帝亚吉欧才全面收购了全兴集团

水井坊巨亏幕后内外资明争暗斗业绩雪崩

。但在长达7年的时间里,帝亚吉欧一直尽量保留着全兴集团的原有班底。

“帝亚吉欧收购水井坊后的用人策略比较保守。在保留原有团队的基础上派驻了部分帝亚吉欧的管理人员,而这些管理人员有的长期不在水井坊工作,很容易被架空。”上述接近水井坊人士表示,帝亚吉欧的派遣管理人员也极不稳定。

继大米取代原总经理柯明思上任后,2013年8月到9月间,水井坊董事明安娜、董事贝彼德和副总经理布莱恩辞职。2013年9月水井坊董事会新提名黄永利、Vin-od Rao和Samuel A. Fis-cher为第七届董事会董事候选人,包括后来新任命的监事曹丽苹,监事邓汉明、福林麦克·克里斯托福均有帝亚吉欧背景。

但由于这些高管大多身兼数职,飞来飞去并不常在成都办公,无法全身心投入水井坊的生产和经营。

“而原水井坊在各地的销售人员大多听命于水井坊曾经的控股股东原全兴集团,而非外资股东帝亚吉欧,这才导致了销售体系出现冲突的局面。”上述接近水井坊人士表示。

水井坊给《中国经营报》的回复称,全兴川泰仅是公司团购经销商。全兴川泰与公司仅存在一般供销关系,执行公司统一的销售管理政策。全兴川泰在产权、资产、债权债务等方面与公司无关联关系,上市公司对其不存在任何利益倾斜。

挖井撤退

缘何水井坊在帝亚吉欧全面控制之后,原全兴集团管理层仍在把持着水井坊的很多重要部分,乃至出现两套销售体系的局面。

“帝亚吉欧完全收购了全兴集团,但我们之前的约定不会变!”前全兴集团实际控制人杨肇基在2013年中曾对媒体表示,早在2006年与帝亚吉欧合作之初,双方协议就约定,“水井坊必须由中方担任董事长;全兴集团和水井坊以前都是国企改制过来,高管按60岁应该退休,但如果身体允许可以工作到65岁;按国家文物法,水井坊酒史馆所有权是国家的,水井坊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由中方团队定。”

2013年7月23日,水井坊发布公告,四川省商务厅已批复同意盈盛投资将其持有全兴集团合计47%的股权转让给帝亚吉欧,这时全兴集团的全部股权落入帝亚吉欧囊中。

合作多年,在上半年水井坊业绩大幅下滑之际,帝亚吉欧为何偏偏选择这个时候,将全兴集团全部纳入?

“盈盛投资的股东们想在白酒行业大幅下滑之际,出售股权变现,除了财富变现,还有新的打算:出资成立一家新的投资公司——欣航投资。”接近杨肇基的人士透露,在运作全兴和水井坊问题上,杨肇基打造了三个投资平台,盈盛投资是为全兴将进行改制而设立的,工慧投资是为帝亚吉欧收购水井坊后暗地参股全兴酒业而设置的。

2011年,帝亚吉欧控股了全兴集团。但按照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要求,拥有国家名酒全兴大曲的全兴酒业不得不从被外资实际控制的水井坊剥离出去。工慧投资就是全兴集团母子公司管理层和员工暗地里参股全兴酒业的一张牌。

“工慧投资先是把水井坊剥离给成都金瑞通集团60%的全兴酒业股权买过来,然后又把其持有的全兴酒业大部分股权卖给上海市糖业烟酒集团,大赚了一笔。如今杨肇基等人又成立了欣航投资,寻找新的投资收益。”上述接近杨肇基的人士表示,当然欣航投资并不是为了从帝亚吉欧手里拿回水井坊,很有可能是全兴酒业与上海糖酒集团展开博弈。目前全兴酒业控制权在上海糖酒集团,而生产和营销还在四川,还是原全兴团队。

至于杨肇基团队是否还会在多大程度上参与到水井坊的争夺上,随着事件的演变,仍需进一步验证。

水井坊两次变身

第1 次

由国有企业变成民营企业;2002年9月,成都市财政局向成都盈盛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深圳市矢量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四川全兴股份有限公司工会三家法人公司转让了其所持有全兴集团的100%股权(水井坊品牌隶属于全兴),全部作价约6亿元。

第2次

由民企被外资收购;2007年,帝亚吉欧以约5.7亿元人民币收购了全兴集团43%的股份。2008年,帝亚吉欧又从全兴股份工会手中购入全兴集团6%的股权。2010年,帝亚吉欧又进一步收购了全兴集团4%的股权。2013年,帝亚吉欧再以约22亿元人民币收购了全兴集团剩余47%的股权。自此,全兴集团成为帝亚吉欧的全资子公司,全兴集团公司名称由“四川成都全兴集团有限公司”变更为“四川成都水井坊集团有限公司”。

(:DF010)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